231 Front Street, Lahaina, HI 96761 info@givingpress.com 808.123.4567

樱桃一样的苹果手机app

【 WWW.】,精彩小说免费阅读!

主要任务是拖延时间与刺探信息的九十支第三级舰队,在这个七个月内伤亡殆尽,阵亡人数超过两万亿人。

第二级舰队在与万艘棱形战舰的正面对抗中,经历了初期的混乱之后,对棱舰的涉粒子炸弹、黑洞炸弹、光束冲击、刀锋螂集群冲击、网格链接这几板斧的了解愈加深刻,稳住了阵脚,能利用数量优势和复杂多变的战术与敌周旋,并逐渐占据上风。

虽然还是不能击毁敌舰,但第二级舰队也收集到了海量的信息。

巴纳德星舰队则取得了压倒性的上风,无论在阵型上还是在战局走势上,局势看起来都一片大好。

虽然巴纳德舰队依然时有战损,但在无比庞大的兵力投入面前,这种程度的损失可以承受。

棱形战舰依然具备机动优势,但双方兵力悬殊太大。

一旦棱舰进入战场,无论其如何机动换位,附近总会有人类战舰迅速结阵,并调动庞大的能量强行压制。

虽然人类对能量的运用技巧远不如复眼者,但能以量取胜。

给双方的处境打个比方,此时双方就像二人决斗,代表复眼者的斗士手持见血封喉的三尺利剑,代表人类的斗士却只有腐朽木棍。

似乎人类斗士几乎必死无疑,但腐朽木棍却长三丈,重半吨。

这一棒下去,持剑斗士当然得被砸个人仰马翻。

心悸少女私房红色艳丽露背长裙清纯性感写真

复眼棱舰屡试不爽的先用网格链接分割战场,再分而破之的战术失效了。

因为不管棱舰如何分割战场,每一艘棱舰都处在被团团包围的状态。

宇宙级巨舰上的舰载恒星炮、黑洞炸弹阵列、反物质炸弹阵列、空间撕裂级高能爆破、融合了人类对曲率亚空间理解的曲速冲击中子弹、性能堪比刀锋螂原版的物理毒素弹、空间坍塌炮、战机机载相位弦流枪、奥氏炮与奥氏枪、类统一力切割弹、吞噬型次级生命的超高能溶解液……

人类能上的武器,终于都打上去了。

但是,都没能取得预期效果,甚至连撼动一下敌舰前进的方向都做不到。

七个月过去,巴纳德星舰队大约损失了百万艘宇宙级战舰,三千余万艘猎户臂战舰,其余中小型舰船和战机不计其数。

复眼棱舰的数量一艘都不曾减少。

即便有时候人类的武器能顺利突破棱舰外层的聚能护盾,也拿里面的战舰外壳毫无办法。

战线后方的科学工作者们已经倾尽了全力,但却就连人类武器的威力到底是只差一线,过了这条线之后就是一马平川,还是差距依然无限大都根本弄不明白。

身处战场的指挥官们也穷尽了一切智慧,尝试了无数种办法,将不同的原生武器与特质武器形成不同的组合攻击,尝试在不可能攻破的叹息之墙面前寻找代表希望的组合变数。

但是,通通没有用。

看起来是巴纳德星舰队将这支棱舰舰队“困住”了,但某种意义上,却又是人类的主战兵力被对方拖在当场。

此时,九十支原有的第三级舰队几乎全灭,但百大主要战区中的战争烈度并未有丝毫减弱。

越来越多的后备兵力被投放进了战场。

各大战区行星系原住民中的青壮年,甚至老者也都陆续就地入伍奔赴战场。

至于战区星系中的儿童与实在无法应对战场操作强度的老年人,则已陆续坐上逃生舰退向外圈的大后方。

六十四个发展星区也已经完成战时调配,除了派遣备用兵员重组第三级舰队之外,也将越来越多的冷冻胚胎,以及教育学、心理学、建设学等各种殖民领域内的专家学者送上逃生火种舰,尝试将更多人送出猎户臂。

人工培养预备兵员的增补计划也早已严格执行了下去。

人类种群开始快速繁衍。

更多备用的戴森膜种子被投放到越来越多的闲置行星系,只图开发利用更多恒星的能源。

备用的模块化行星建造单元也已全速投放,这些都是为了完成快速繁衍计划而建立的临时居住地。

其实让这些孩子在此时此刻出生,对他们极不公平。

但没有办法了。

人类已无退路。

要么打赢这场战争,要么尽量将敌人在猎户臂内拖住更久,至少能给逃脱出去的人多留一分生机。

可能这些孩子中的很大一部分都等不到长大成人,但如果基数够大,即便复眼者一个星系一个星系的扫荡过来,总能有人顺利成年。

那么,一代人倒下了,还有下一代人。

晨风帝国的领导层早在发现比邻星系中的同胞们毫无反抗之力被屠戮时,便已经定下了这个既残酷,又满含希冀的百年抗争计划。

晨风帝国的生者们只有一个念头,哪怕战败,也要将敌人在猎户臂内拖上百年。

无须陈锋给他们上课,这一代的救世会有一个新的理念。

我们牺牲的意义绝不只是为了下一条时间线的胜利,我们也是为了我们这一代人的胜利。

只要逃脱出去的地球人能在复眼者找不到的地方悄悄建立哪怕只一个繁衍生息的殖民地,只要人类还能在宇宙中存在,我们就得到了最终的胜利。

在陈锋第一次观摩晨风帝国星图时,就曾发现一些地图外的信息流丝线。

这些丝线代表已经走到五千光年疆域之外的所谓科考探索飞船,既肩负着探索的使命,其实同样也肩负着带走文明火种的使命。

探索飞船以百人为编制,除配备经验最丰富,最可靠的领航员、操控员与机修技师之外,还配备了足以建立一个完整殖民地的各领域工程师,并且都装备了独立运行的量子智慧繁星的子体。

每艘飞船上也搭乘了少则十万枚,多则数十万枚冷冻胚胎。

以这些飞船20倍光速的极速性能,要飞到英仙臂、人马臂至少要数百年,起码要三代人的努力。

这些小型飞船上的成员一生都将在这狭小的空间内度过,路途当然遥远,行程当然艰苦,但只要能活着,就是成功。

但在陈锋看到的域外丝线代表的飞船前方,还有更多出发更早,飞行速度稍慢的远航飞船。

他们早已主动切断与猎户臂的联络。

同样也有一些基本同期出发的20倍光速超曲飞船,也切断了与猎户臂的联系,悄然潜航,一去不返。

有人是诱饵,有人是真·种子。

每个人都肩负着不同的使命。

由逃生研究院设计的整个庞大的逃亡计划既符合概率学,也都是在赌运气,充满智慧。

第八条时间线里,人类只是要离开太阳系去往比邻星,便有无数奋进号倒在沿途偶遇的各种不可控的宇宙自然灾害中。

这次人类要离开的是猎户臂。

不同银河系悬臂中潜伏的危机更超乎人类想象。

银心中的巨大黑洞偶然吸入恒星时释放出来的射电风暴、扭曲引力造成的足以破坏曲率亚空间的空间崩裂、看似空空如也实则移动恒星坟墓的巨大暗能量长河……

除这些自然灾害之外,之前的逃生舰在被毁灭前却又陆续发回情报。

一直不曾出现的,先哲陈锋曾经说过的球型战舰率先出现在猎户臂外围,游荡于猎户臂和英仙臂之间,四处追杀逃生舰。

不仅如此,在比邻星系灭亡五天后,消灭比邻星的百艘棱形战舰也分散出现在晨风帝国疆域之外,阻断人类前往英仙臂与人马臂的去路。

人类使用超曲运动前进的路线,似乎完全在复眼棱舰的掌控之中。

哪怕不与猎户臂联络的潜伏舰队,也依然被一艘接着一艘的找到。

但没人感到绝望,这早在预料之中,打从一开始,就没人幻想能轻易离开。

四散而走的逃生舰队快速做出决定,改变运动模式,从二十倍光速的超曲运动退回到无限接近光速的常规推动。

失去亚空间的保护,宇宙中的自然灾害对逃生舰的威胁指数再度提高。

人类想抵达下一条悬臂的时间变成了动辄数千年。

但无数逃生舰依然一往无前。

没有人知道冲出去的逃生者能活下来多少。

但那不重要。

覆巢之下岂有完卵。

生在银河,谁能苟且?

在陈锋查看战报时,第二批整编完毕的三级舰队刚刚进入战场不足十五天,接过了战区自有后备兵力的职责,重新拖住正在清剿战区星系行星和太空站的棱舰舰队。

自此,战争进入第二阶段。

晨风帝国将该阶段命名为“胶着”。

人类不承认这是战败。

只要猎户臂内的三十五万亿人中还有一个人呼吸尚存,便不算败。

百万年前,统治银河系的迷族曾灭亡在尚未掌握棱舰科技的复眼文明手中,战争持续数千年。

繁星计算出来的这次战争最理想的结果,是人类可以坚持百年左右。

看起来人类似乎比迷族弱小很多,但这并非绝对,有更深层次的原因。

人类从二十一世纪的0.7级文明发展到如今拥有理论可达三级文明的科技水平,只用了一千年。

快是人类的优势,同样也是劣势。

留给地球人的发展时间太短了。

文明的强大程度不仅仅在于科技水平的高低,同样也在于疆域版图的面积。

哪怕人类依然只有当前的科技水平,但如果人类足迹遍布银河系,战略纵深是整个银河直径十万光年的版图,那胜负关系真的尚未可知。

人类在这短短七个月内展现出了比迷族强悍很多的战争潜力与顽强斗志。

几十亿年后,当其他河外星系的文明通过光电讯息看到这场战争,也会为人类的决绝和战争天赋而惊叹。

人类已把一切资源运用到极致,把一切现有的科研能力发挥到极致。

战争指挥思想不局限于战场,整个文明的形态也快速进入战争模式。

明明每一个地球人都是拥有单独思维,具备无限创造可能的个体,但在这场战争中却又不可思议的达成了统一信念。

明明生存是所有智慧生命的最高信念,但却总有以万亿为单位的地球人个体前仆后继的奔赴战场。

虽然猎户臂内有数个意识形态比人类更统一的智慧种族。

但那些种族统一思想的原因,要么本就是所有个体都来自同一母体的增殖分裂,要么就是绝对集权的高等个体对低等个体的基因压制,要么就是复眼者克隆体的那种直接吃掉意见分歧者。

如同人类这种,既是完美独立个体,又无比团结的文明种族,简直匪夷所思,不符合宇宙基本规律。

地球人的大脑潜力和思维天赋自不必多言,每个人都不一样,却完全不考虑自己。

们又没被强制控制思维,反正都打不过,难道们不该绝望的四散奔逃吗?

促使地球人毫不犹豫违背生物个体天性,做出符合群体需求的选择的,正是情感!

凌驾于个体生存信念之上的情感,是人类能用全族之力缔造宇宙奇迹的核心依仗。

其中缘由,对情感的支配达不到人类这个等级的智慧生命或许永远都想不明白。

以生存为信条的宇宙自私者永远也理解不了,为什么会有人肯为了后代的福祉而以身犯险;为什么有人会明知必死却手托炸弹;为什么母爱能让弱女子抬起汽车;为什么会有地球人肯为了对抗与自己完全无关的千年之后的灾难而奉献一切……

陈锋虽然并未亲临战场,但亲眼见过复眼者的他能猜到,那些看似稳如泰山的棱舰里的复眼者们,或许正在一边打,一边心惊肉跳吧。

在上条时间线中,复眼者对人类的蔑视一直持续到最后时刻,陈锋以一己之力驾驭着星锋巨像冲出去后才彻底消失,并主动问他的名字。

当然那也是想勾引陈锋说话,试图俘虏他的陷阱。

但这一次,复眼者或许从一开始就品味到了人类的可怕,并在庆幸自己下手够早。

陈锋一想到自己,再又看了最后一条重要信息,长叹一声。

这就是他刻意控制着自己不去实时跟进战报的原因。

他真怕控制不住自己。

早在战争打响之前,人类领导层便已经在疯狂的寻找他了。

帝国政府甚至成立了一个特殊机构,名为先哲之影。

先哲之影的机构遍布猎户臂各大行星系,总成员多达千万,其中史学家、生物学家、哲学家、推理专长者、侦查天赋者不计其数。

但先哲之影打从一开始就走错了方向。

史学家们对救世传下来的史料进行了严密论证,得出个确凿无疑的结论。

陈锋每次跨越时光的降临,必然是直接替代某个与他长相酷似,基因相似度极高,也同名的后人。

这种情况已经连续发生八次。

没理由第九次就出现意外。

结果就是,自2980年后,但凡是与史料中的陈锋长相酷似,底层基因信息基因相似度超过99.97%的人,不管其父母姓氏,统统起名为陈锋,并将自己主动列入备选名单,也毫不犹豫的全部选择参军,且不管天赋表现如何,统统在预备兵营中当一名列兵。

猎户臂里现在有茫茫多的陈锋,以至于陈锋们必须在自己的名字后加上一个数字编码代号。

代号从1开始,排列到了几十万。

如果哪个陈锋因故身亡,又刚好有人通过基因比对,那么这人的代号便会被顺延继承。

所有叫陈锋的人大体都知道被替代的原理,知道自己的意识会彻底消失,成为一个不存在的人。

但没人有芥蒂,每个陈锋都盼着自己被真正的先哲所取代。

在三十一世纪,这个想法其实很迷信,非常不科学。

但人们就是这样去做了,并期待着。

可惜人们再次犯下致命失误。

没人料到陈锋这次是借自己的尸体在地球上还魂。

学者们过于迷信救世传下来的金科玉律,以为太阳系里的人类全灭了,陈锋便不可能出现在母星。

先哲之影里成了灯下黑,没回早已毁灭的太阳系中走一遭。

随着战争爆发,先哲之影不得不停止活动。

一个又一个陈锋奔赴战场。

但直到战争进入第二阶段,晨风帝国的领导层也没等到期待的先哲自爆身份。

又有人猜测先哲的谋划,觉得他可能是有别的安排,所以故意潜伏在军中,打算先收集信息,适应时代,恢复能力。

他太耀眼,一旦暴露,说不定会被复眼者实施斩首行动。

他肯定得做好万全准备才会横空出世,并力挽狂澜于既倒。

先哲永远有他的考虑,他也一定不会意外身故在某场战争中。

因为他是陈锋。

这观念非常流行,并被快速认可。

在绝望中挣扎的人们也时常会暗暗猜测,可能自己身边的陈锋就是他。

总之,他一定在某个地方注视着我们,与我或者别的战友并肩作战。

这般近乎迷信的观念,倒支撑了很多战士的意志。

看完信息,陈锋啪的关掉了薇星的情报系统。

继续琢磨里面的味道,他这暗中观察者真快当不下去了。

就在这时候,指挥室里骤然响起警报。

陈锋大吃一惊,赶紧调取警报详情。

不是他被复眼者或者其他人找到了,是福莱德斯那边发生了意外。

正在星球地下五公里深处拆解量子智慧芯片的福莱德斯遭到了袭击!

生命监测系统显示,福莱德斯的心跳已经停止!

意识正以极快的速度消散!

三十秒后,陈锋穿着银河甲撞破装甲室的盖板冲了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