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1 Front Street, Lahaina, HI 96761 info@givingpress.com 808.123.4567

丝瓜视频app成人手机版下载

【 WWW.】,精彩小说免费阅读!

“什么意思?”梁皮轻轻推开闪着寒光的剑,“不许人走了?”

一个侍卫头子走过来打量了他们几眼,目光在看到狸猫时,露出明显的轻视。

“们来绿光森林做什么?”

白天心上前半步:“冒险。”

侍卫头子脸上的表情柔和了许多:“姑娘,这里很危险,们还是换个地方玩吧!”

“我们是来冒险的,当然不怕危险。”梁皮眨了眨眼,“听说公主被坏人绑进了绿光森林,万一我们遇到了,还能顺便救一下。”

“让他们过来!”带着笑意的声音传过来。

侍卫头子身子一直,马上后退一步:“几位请随意。”

小溪边的草地上坐了五六个人,还有一辆看上去就很贵的大马车,不远处还有一堆人正打量着他们。

“我们坐这里吧!”梁皮找了块地方,正好是两队人的中间。

狸猫一直盯着马车旁边的人看,尤其是最中间的那个。

红唇美女清纯范迷人美背私房写真

“吱嘎!太子?”她挠了挠耳朵,声音清脆可爱,周围的人都听得到。

中间的年轻男子穿着淡绿色的华服,袖口和衣摆的边缘绣着精美的符咒,是一件上品法衣。腰间带的玉坠也不是凡品,缓缓放下酒杯的手上,有一枚很大的红宝石戒指,那是一个储物袋。

“认识我?”此时他俊美的脸上带着淡淡的笑意,不热情,也不疏离。

狸猫摇了摇脑袋:“不……不认识。”

“太子殿下为何于一只畜生说话?”一道不和谐的声音插进来,是坐在太子旁边的女人。

她正一脸不削的看着狸猫:“带着这种没用的畜生来绿光森林,真是不知死活!”

“木姑娘这话不太妥当,还请以后不要说了。”太子微微皱眉摇了摇头,“大家的目的都是一样的,路上没准还要互相照应。”

木婉清哼了一声:“殿下不要被骗了,这些人还不知道啊……”

她突然尖叫了一声,被旁边的中年男子拽着胳膊躲出几丈远。而原本她坐的地方,一条碗口粗,长满倒刺的藤蔓正张牙舞爪。

“没人教过出门不要乱说话吗?”白天心冷冷看着她。

木婉清从小被惯坏了,还没被人这么对待过,狼狈的爬起来二话不说就拔剑。

“婉清!”之前救她的中年男子惊呼道,“快回来。”

木婉清哪里听的到,她眼中都是白天心那张美艳的脸,哪里来的贱人竟敢让她出丑。

“贱人,找……”

她正要挥剑,便见一道黑影突然飞过来,直直落在她的脸上。

“吱嘎!才是畜生。”狸猫左右开弓对着她的脸狠狠挠下去。

“啊……”脸上刺痛传来,木婉清忙掐了道法诀,可无论她打出多少法诀,都碰不到脸上的黑影,情急之下她用手去抓。

狸猫后腿一蹬跳回赢擎苍怀里。

“啊啊啊啊……”木婉清跪在地上,“二叔,我的脸好疼!”

中年男子和他身后的几个人突然吐出一口血,然后发现身体可以动了,急忙冲过去。

“婉清!婉清!”

“大小姐!大小姐!”

另一队人没有动,不过看向狸猫他们的眼神,明显谨慎了许多。

而太子这边的人觉得比较惨烈,可太子没发话,他们也不好上去。“快把木姑娘扶进我的马车!”太子站起来,对他队伍中一位长者客气道,“麻烦费长老进去看看,需要什么尽管开口。”

姓费的长老点点头,跟着进了马车。

“乖,洗干净,回头吃到嘴里肚子疼怎么办?”赢擎苍正在哄狸猫洗爪子,上面血淋淋的还挂着碎肉。

梁皮抽了抽嘴角,那姑娘的脸还能要吗……

太子很好奇的看着赢擎苍在伺候那只狸猫,还有刚刚能控制恐怖藤蔓的美艳少女,他要重新估量这几个人的价值了……

“吱嘎!饿呀。”狸猫闻了闻香喷喷的爪子往赢擎苍怀里拱了拱。

梁皮马上说:“我去抓鱼!”

太子并没有过去,他还在观察。

“那个太子没有好看呀!”狸猫看过了叫太子的玩意,就觉得不稀奇了。

赢擎苍眼底都是笑意,揉了揉她的耳朵:“等会给吃两条鱼。”

“吱嘎三条!”狸猫伸出三个爪子。

“好!”

马车里。

“二叔,们刚刚为什么不救我?”木婉清服了药,整张脸就露出双眼睛,带着阴狠和抱怨。

被他称作二叔的中年男人看了眼一旁的老人。

“木小姐的伤要三天换一次药。”老人递给他一个瓷瓶。

木婉清赶忙问:“我脸上不会留疤吧?给我用的什么药?”

“费老,我侄女年纪小,您别计较,日后木家定当重谢!”中年男子抱了抱拳,亲自送那老头下了车。

转身再回到车上叹了口气:“婉清,那是镜月谷的大长老,要注意态度。”

“镜月谷有什么了不起,不就是会做药嘛!我们有钱有灵石,还怕买不来!”木婉清不在乎的说,“既然是镜月谷的,那我脸上的伤应该没问题吧?”

“还有,们刚刚为什么不救我?那个畜生……那是只肥猫吧?”

中年男人赶紧把马车的门关上:“太鲁莽了,以为我会看着被人欺负?那是因为我们刚刚都动不了!”

“什……什么意思?”

中年男人叫木锦堂,是木家老二。木家在言国,乃至整个南边的破元大陆都很有名,因为他们有钱!

“吱嘎?钱?”狸猫瞪圆了眼睛,吃掉一块鱼尾巴。

白天心点点头:“听说还有好几座灵矿山,具体什么情况还得问师傅。”

狸猫捧着鱼眼睛:“吃……吃呀!”

“小晴儿吃,鱼眼睛补脑。”赢擎苍摸摸她的油爪子,“木家有一位飞升的大罗金仙。”

梁皮惊讶道:“破元大陆近百年都无人飞升了。”

“他比我当年还早。”赢擎苍转了转挂在树杈上的鱼。

自从他渡劫失败后,破元大陆在无人飞升,所以木家就格外引人注意。

“我听说他们家那位飞升的老祖宗可以通过什么秘法下到破元大陆,不然他们那么多钱哪来的!”

狸猫特别严肃的点头:“抢来的呀?”

赢擎苍笑了:“那倒不至于,但总归少不了仗势欺人,谁的拳头硬,谁就是老大。”

“怪不得那女人那么嚣张!”梁皮厌恶道,“还以为谁都怕他们木家似的。”

别人或许要估计三分,可他们……呵呵呵!

赢擎苍是大杀器啊~\(≧▽≦)/~“比老祖……比老祖还有钱呀?”狸猫搓着爪子问。

梁皮一愣,心想哪有钱啊,可看到赢擎苍,他反应过来,师娘说的是师父吧……

果然,狸猫又说。

“老祖……老祖的仆人不是最有钱的呀?”

赢擎苍看着狸猫,小豆眼水灵灵的,仿佛自己要是说不是,就要哭出来了。

“我比他有钱。”赢擎苍把狸猫抱起来,平视她,“我给小晴儿的东西,破元大陆有钱都买不到。”

狸猫瞬间笑的毛脸都绽开了:“吱嘎!那……那都是宝贝呀,都给老祖?”

“小晴儿是我的主人啊!赢擎苍用嘴唇碰了碰狸猫的额头。

狸猫突然觉得心扑通扑通乱跳,好像要跳出来一样。

“啊!”她脑袋一歪装死。

惹的赢擎苍沉沉低笑起来,狸猫干脆捂着脸不看他了。

“师傅这算不算色诱……”梁皮小声跟白天心嘀咕。

白天心瞟了他一眼:“说呢?”

……绝对是!

马车里,木婉清听完她二叔讲的,眼神更难看了,纱布下面的脸一片狰狞。

“难道就这么算了?”她撕烂了手绢,“我的伤就白受了?”

木锦堂冷笑了一声:“当然不会,木家人什么时候沦落到让个畜生打脸了。不过,在我没弄清楚他们的实力之前,暂时不能动。”

“说那个小丫头跟您修为一个境界?会不会搞错了,她看起来跟我差不多大啊!”木婉清妒忌道,“还用那么阴毒的手段。”

“我不会看错,那丫头跟我一样。”木锦堂皱眉,“所以她不可能那么轻松就压制我跟其他人,对我们出手的,不是她。”

木婉清惊讶道:“那个年轻男子?不会吧?我都看得出来他不过一只刚结丹的妖。难道……是抱着肥猫的那个男人?”

“有没有仔细看过那男人?”木锦堂突然问。

“我看他干什么?”木婉清嗤笑道,“抱着一只无用灵宠的男人,看一眼都是浪费。”

木锦堂抽了抽嘴角,好像就是被那个无用的灵宠挠伤的。还有,怪不得没有反应,原来根本就没看人家的模样。

“二叔?不会认为是他吧?”木婉清翻了个白眼,“不可能!”

太阳西落,绿光森林里不知道什么时候漂浮了星星点点的绿芒,像亮晶晶的小飞虫在离地面几厘米的地方沉沉浮浮。

不会掉下,也飞不起来。

“传说这里曾经埋葬过精灵一族,这些绿光是他们的灵魂,所以这里才被叫做绿光森林。”白天心伸出手,绿芒顽皮的在她指尖游动。

狸猫看见了也伸出爪子:“吱嘎!装进瓶子里呀!”她仰起小脑袋看赢擎苍。

赢擎苍摇摇头:“有人试过,可一旦抓住它们,很快便会化成灰烬。”

“那……那不抓了!”狸猫赶紧把爪子松开,就看见不远处木婉清从马车里下来。

PS:首先要谢谢管理妹子的辛苦劳动,一直处理投票的事情,还有要感谢所有给妖妖投票的宝宝们!谢谢们~\(≧▽≦)/~看这本书的至少有几万读者,希望无论在哪里什么渠道看到的,都可以加入群296305651来帮妖妖投一票!不用花费金钱,只要动动手指,如果们喜欢这本书的话!谢谢们了!